SAT代考 魔域私服 托福代考 托福考前答案 魔域私服
 

 首页    学会版    综合版    术数版    命理版    相学版    风水版    择吉版    起名版    杂占版    探索版    文艺版    论坛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热 点 文 章
  • 周易研究会章程(…[235139]

  • 电话号码预测[230773]

  • 黄大仙神签[173479]

  • 十二属相性格命运…[136561]

  • 手机号码演示命运…[99124]

  • 起名常用字五行字…[98878]

  • 姓名评分程序[86381]

  • 周公解梦全书[81015]

  • 姓名数字计算法[67530]

  • 图示学有六个原理…[66460]

  •  推 荐 文 章
  • 2015年人类战争军…[3158]

  • 人间审判大行动-【…[3296]

  • 无为而治 【…[4037]

  • 心灵的花园[4738]

  • 万教归宗-科教萌始…[5361]

  • 毛治国战略运畴的…[7750]

  • 中国龙脉风水理论…[13955]

  • 事业单位全员竞聘…[7040]

  • 科学家证明轮回的…[15310]

  • 正确看待人生命运…[9320]

  •  
      占星学的历史       
    占星学的历史
    [ 作者:佚名    转贴自:占星网    点击数:3218    文章录入:云中子
                                                            占星学的历史(上)

    人类总是把日光投向天空来观察天气和流逝的时间。他们一懂得思考,就力图从一种更广的角度上提出自己的疑问,或许还寻找过一些答案。在文字的最初痕迹里,人们已经发现了他们关心天体现象的证据。

    第一部分:认识占星术的发展和历史
    最初依附政权的占星家们的影响

    公元前4000年,美索不达米亚的古代居民、楔形文字的发明者苏美尔人,在一些陶土书板上雕刻着月球和行星的位置图。在尼尼微的亚术巴尼拔图书馆里,人们发现了公元前七世纪的天象图,其中有一些是更为古老的书板的译文。
    美索不达米亚人认为天空和大地来自提亚玛特女神(海)的尸骨,她是被最初的主神之一马尔都克分为两半的,因此地了的事件也就像天上发生的事情。
    行星被视为诸神的化身,最重要的辛(月神)是一位男神,他的三个孩子当中有沙玛什(太阳神)和亦被称为“天后”的伊什塔尔(罗马人的维纳斯)。马尔都克(朱彼特)给其他神祗分配任务,在巴比伦时代起着重要的作用,后来被他的儿子纳布(墨丘利)推翻,纳布的特性是商业、书写、学习。

    小知识:梅尔希帕克二世
    从他在美索不达米亚新生开始,占星术就影响着君主们的权力,正如在梅尔希帕克二世(约公元前1100年)的坟墓里发现的这件装饰品所主宰的那样。

    这些在日常生活中被家家户户尊敬的神祗,成了公众崇拜的对象。他们通过彗星的掠过、月相、食和行星的相冲等天体现象向人类发送信息,由身为占星家的祭司们(巴鲁)负责解释。他们的预报适用于国工们、国家和人民的未来。他们重视的星座(尤其是昂星团Celaeno)与一些神祗相关,並且分布在天赤道的三条平等带上,分别被看成是天上的诸神、风暴和河水。
    一些专门的祭司把整个国家(在天空和地面上)发生的一切異常事件记录下来,认为当这些现象重新发生的时候,伴随着它们的一切事件就会再次出现。他们把自己观察记录在书板上。涉及天象的书板构成了集子《埃努马·阿努·恩利尔》,里面有许多详细的预言:“当一道光晕环绕月球並有天蝎座处于其中的时候,男人将娶公主,狮子将要死去,本国的贸易将会受到妨碍。”或者“如果五月的夜间出现月食,国王将在第二天傍晚死去,国王的儿子们登上他们父亲的王位。”
    在有灾难预兆的情况下,人们就向诸神祈祷以指望他们息怒。食通常被认为是有害的,它(似乎经常)在有一种危险威胁着国王的生命的时候出现,人们会在这个危险的时期里用一个人来代替国王,之后再把这个替代者处死。
    祭司们是国王的顾问,对于国家的政策有着直接的影响。在公元前最后的1000年里,他们不再满足于观察天象和解释他们的预兆。由于当时数学和测量学的迅速发展,他们能够事先计算行星和恒星在一定时刻的位置。他们把这些位置详细地标明在一条由18个星座组成的带上,这就是他们在将近公元前400或500年取定的有十二宫的黄道带的前身。由此真正诞生了我们今天所称的占星术及其预测的方法。已知的第一张个人的天宫图绘制于公元前410年。从那时起,占星术就不再仅仅为国王们、而是为任何人服务了。
    国王之间的贸易是常年进行的,公元前4世纪中叶,当亚历山大大帝(马其顿国王)向外扩张、在整个近东建立了大量殖民地时,所有地方文化都被希腊化了。

    天文学、占星术和希腊神话

    在希腊得到充分发展的占星术,时与这个地区及其科学密切相关的,柏拉图的《蒂迈欧篇》证明了这一点。这本书描绘了宇宙由造物主以一个球体的形状产生,它把诸神――行星的道路置于黄道之中,它们支配着黄道带上的动物,按照它们位于诸神和大地之间的位置而或多或少地具有神性。因为毕达哥拉斯、亚里士多德(他确定了四大本原:火、风、水和土,以及它们地性质:热、冷、湿、干,这是迄今为止的占星术的基础)和其他许多人,现代科学的基础从那个时代开始建立。但是关于占星术的论战也已经在展开。某些学者否定它的价值,断定一个人的生活与他出生的日子不可能有什么联系。
    在同一时期,伊波克拉特确定了医学与占星术之间的联系,尤其是证明了身体器官与黄道十二宫之间的关系。每个宫影响身体的一个部分:例如白羊宫影响头部(大脑、视力),金牛宫影响喉部(甲状腺、发音器官),双子宫影响胸扩上部和双臂(肺、手的灵活性),依次类推知道双鱼宫影响脚。
    祭司巴尔·贝罗索斯来自巴比伦,于公元前270年定居在科斯岛上,人们重新发现了由他传播到希腊的迦勒底人的占星术的信息。希腊人崇拜他,为他树立了一座刻着金字的雕像。众多的占星术爱好者,如斯多葛派,认为贝罗索斯是他们的同代人,所以把他放进了他们的决定论哲学体系之中。自从时间产生以来,各种命运都是由普钰玛(气)来安排的,而行星则是这些因果一致性的可见的征兆。
    一本被压迫认为是由纳仁波和佩托西里斯在埃及撰写的书,制定了希腊占星术的实施规则,它们后来传播到了整个世界。这部作品在公元前150年左右备受推崇,受到它启发的占星家们都在自己的菱里加以引用。

    在埃及,宗教生活浸透了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

    即使亚历山大城图书馆的火灾烧毁了大部分埃及著作,我们仍然知道在宗教生活浸透了日常生活和政治生活的埃及,肯定受到了迦勒底祭司们的影响。人们认为托特(三倍伟大的赫尔墨斯)是占星术教学之父,《神秘之书》里记载了这些教导,其中有黄道带十二宫的划分和行星对一天之中时辰的影响。埃及人制定了一种理论,认为是地球绕着太阳旋转而不是相反。
    在希腊-罗马时代,亚历山大城出了个大学者托勒密(约90-168年)。他得以进入了这个著名的图书馆,人们相信他在那里担任过管理员。他依据前人的著作,确定了许多恒星(大约1,000颗)和星座的位置。他建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体系,把地球置于宇宙的中心,行星都围绕着它旋转。在直到尼古拉·哥白尼的观念获胜之前的一千多年里,这种地球中心说都深刻地影响着西方的思想。托勒密有一些著作,特别是通过10世纪末阿拉伯人的译文流传下来的《四书》(原文已失传),它包含着现代占星术的基础。该书的第一部分解释了占星术的实施规则,並且驳斥了对它的诽谤。第二部分是关于这些规则在各个地区的应用,从而奠定了现代占星术的基础。第三部分讲的是一些个人的情况,並且建议要在理解之后才能实施。最后的第四部分是关于一生的进程。他的著作中有在些严重的错误,他了解分点岁差现象和宇宙的太阳中心说却未予重视,令人想到他是为了自身安全而被迫隐瞒甚至歪曲自己的知识。
    小知识:太阳神崇拜
    阿克纳东法老(阿美诺菲斯四世)的名字的意思是“太阳神的仆人”。他和妻子内菲蒂蒂在句“玛阿特”(真理)的象征,太阳神阿通献祭。

    在罗马帝国,信徒与怀疑者之间开始争论

    罗马人在占星术方面意见分歧。有些人以合乎逻辑的论据加以拒绝,公元前139年,祭司伊斯帕卢斯曾试图把占星家们驱逐出境,但未能成功。后来在他们遭到迫害之后,迦勒底的占星家们博得了皇帝们的好感。奥古斯都把他在占星术中所属的星座摩蝎宫铸刻的钱币上,以此来表明他的信仰。在写于公元前44年的《论神性》里,青年时代曾倾向于占星术的西塞罗,却试图否定它的价值,论据是出生在同一个地方的孖生兄弟可能有不同的命运。相反地,有些人出生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却往往有同样的命运,倒在同一个战场上。在提比留和尼禄时代,占星术终于得到了承认。但是尼禄死后,在帝国内部未曾引起任何注意的韦斯巴芗,于公元69年被宣布为皇帝。他在内战的混乱之后使国家恢复了秩序,迅速地获得了人民的信任,他们从他身上看到了神佑的标志。在他的改革中,韦斯巴芗力图取消占星术,然而它作为缺乏宗教信仰时的一种替代品依然存在,並且重新被人们接受。
    公元335-337年,皇帝的秘书费尔米库斯·马特尔努斯·尤利乌斯写了《数学》、《恒星的能力和影响》等八本关于占星术的书,它们的巨大影响一直延续到文艺复兴时期。后来,随着基督教时代的到来和罗马帝国的衰落,最后一批占星家在将近公元六世纪时消失了。占星术于是变成了犹太和阿拉伯学者的事情。

    吠陀也包含着占星术的教诲

    在印度,占星术就像在苏美尔人那里一样古老。印度河流域是人类文明的摇篮之一,一些精致的文明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不同的民族之间早在从公元前3000年起就有了贸易往来。
    一向口头相传的《吠陀》,从公元前1500年开始重新勾勒诸神的故事,记载他们移归的仪式,並且描述祭司们运用的占星术知识。
    天文学、医学和占星术建立了一个基于月球公转的体系:只应用到公元前三世纪为归的二十七宫(nakshatras)与一些行星,象征或神性配合起来,每个宫大致对应月球在一天里经过的轨道。每个宫与一个恒星联系在一起,描绘一些专门的特征並预示一些特殊的事件。例如:由一朵莲花象征的第十七宫悦可受土星支配,它会带来健康和活力,使人灵活地组织活动,促使人们去旅行,也会使人变得嫉妒和急躁易怒。当预兆是不吉利的时候,人们就背诵《吠陀》里的经文和礼仪,特别是《梨俱吠陀》,以便改变命运和得到神的支持。
    随着亚历山大在公元前327年的征服,希腊文化扩展到了直到印度的整个地区。印度继承了希腊人占星术的技巧,尤其是黄道十二宫,而且利用了同样的行星:苏里(太阳神),苏摩(月神,像在美索不达米亚那样是一位男神)和他的妻子们。这些妻子是与二十七宫相配合的。
    印度的占星术在本质上与西方的占星术相当接近,千百年来得以自由地充分发展。它的特殊性在于运用一种恒星的黄道带,也就是与恒星而不是与季节有关。另一方面,印度人重视白道与黄道的交点(与月球轨道相关的天文点)的位置,这方面后来轮到西方的占星术向他们借助了。印度的占星术得到所有种姓的承认,並且被运用于生命中的任何时刻:婚姻、活动、命运、医疗、宗教崇拜。它的影响在公元4至6世纪之间随着瓦哈拉·米希拉的著作而达到了最高峰,这些著作对天文学和占星术的知识作了深入的探讨。
    公元632年阿拉伯人的到来,有利在两种文化之间进行一次新的占星术知识的交流。直到现代为止,印度的占星术在这个社会里一直被应用于日常生活,国王们都有被他们委任的占星家,但是英国的殖民化还是使它接受了一些外来的占星家,尽管有些占星家极力要保持传统。
    小知识:印度的占星术
    建立在darshanam意思就是对现实的一种具体看法之上。印度占星术承认两种可能性:透过个性提示命运,反之亦然。

    中国的占星术

    在这东,人们早在新石器时代就进行占卜了。与此同时,中国的宇宙起源体系也随着它(特别是医学方面)的应用而形成。占卜者使用的是一些事先在几个确定点上挖空的牛肩胛骨或乌龟(以智慧著称,寿命很长,因此通过它可得到好的建议)的甲壳。在向国王的一位祖先提出一个问题后,他们把一根灼热的小棍放进一个个空洞里。对在势力作用下产生的裂痕或图形(甲骨文,《易经》的前身)的解释可以预言未来。在中国北方发现了公元前4000年进行占卜的最早的遗迹。
    在商朝(公元前1500~1030年),一些占卜者常年在国王身边效劳,以便确政策和管理政权,了解狩猎是否适宜以及下次的食将有利还是不利。同样的问题被刻在甲壳或骨头上,如按照一边正面一边反而的方式。人们发现上面有如此细小的文字,以为是秘密的档案资料。现在清点出来的神论文字有100,000个以上。
    甲骨文引起了中国当局的注意,他们决定在商朝最后的首都安阳(河南省)进行发掘。探索工作从1920年开始,一直进行到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为止,惧到的殘片共有150,000件以上,在骨头上占卜的方法,随着商被西周(公元前1050-771年)推翻而消失了。《易经》成了新的神谕,人们用蓍草这种神圣植物的茎来向它提问。这部分充满智慧的文献,以阴阳的配合为基础,其组合可以创造万物。
    从在中国发现的殘片来看,亚洲占卜的史料也在西藏这个战乱较少的地区保存下来。在那里发现了中国神秘的国王伏儀(公元前2852-2738年)的教导,他写了一本关于占卜术和占星术的书。根据传说,在他统治的时代,国内来了一个马身体头的妖怪,背上刻着八卦,都是由三根线条组成的符号,这就是《易经》的基础。
    小知识:八卦:
    与方位基点相联系的八卦,每一卦都象征一种行动方式、一种态度、一种特征、一种神谕。

    黄帝

    依*对着天空的观察和忠臣歧伯的协助,黄帝确定了阴阳、五行、十方和十二宫的完整体系:中国的占星术由此诞生。他在公元前2637年确定了历法的开端,这种按照重叠的年份周期和由月球确定的月份建立的历法是如此准确,以至于一直有效。天宫图与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密切相关,能够使人作出日常的或重要的决定,确定日常生活中办事,举行世人和宗教仪式的日期,同样也用于选择配偶。
    公元前三世纪,中国哲学家邹衍把这些这说应用于政治,断定朝代都受本原(火、土、风和水)的统治並且连续地接替下去,政府应该依*神谕与天体的规律一致,否则政权就会崩溃。
    中国的占星术熟悉阴阳、五行和宫,与西方一样把天象分为十二宫。不过她利用的是111颗星辰,其中有西方占星术里著名的行星。
    小知识:《史记》中关于邹衍的事:《孟子荀卿列传中》:“齐有三邹子。其前邹忌,、、、先孟子。其次邹衍,后孟子。、、、适梁,惠王郊迎。执宾主之礼。适赵,平原君侧行避席。如燕,昭王拥彗先驱,请列弟子之座而受业。” 所以此人生在孟子之后,他至少见过梁惠王,燕昭王,平原君等。梁惠王在公元前336年,昭王招贤在前311年,赵胜在前298年封平原君。即使他见梁惠王为30岁,那么在前280年时已经八十多岁了。另外,〈吕不韦列传〉也称其死在在荀子出道之前,而韩非 、李斯是荀子的弟子,荀子五十才广收弟子,项少龙之时,邹衍应该早死了,二人不可能相遇的。邹衍是齐人,却帮燕王破齐国,在战国大家无所谓,现在看 来是叛国者。他的学说是五行转移,五德主国运,确实是很能挑动国君的心思,无怪乎大受欢迎了。邹衍的地理假说,中国只是地理表面的八十一分之一。而且 世界分九州,中国是其中神州的赤县。而且九州被海洋包围,相互间无法通行。这些话和地球表面海洋为主,陆地分离十分类似,当时如此资料贫乏之时,邹衍能推测得如此接近,真是不简单。

    玛雅人的魔历

    在世界另一端的中美洲,玛雅文明把公元前313年作为它的历法的开始,把这一年确定为创世的日期。将近公元前2600年,在邻近的更加古老的民族奥尔密克人的文化启示下,玛雅文明发展起来了。玛雅人是农民,他们砍伐森林,以极为精致的建筑和艺术手法来建造城市、神庙和道路。他们的文字产生于将近公元前700年,是由与一些词汇或音节对应的符号(阴刻或阳刻的象征性文字)构成的。玛雅的宇宙学以一些5200年的周期为基础。正在经历的这个周期应该在2012年结束,而中国目前这个处于鼠宫中的,从公元前2637年开始的周期,将在2020年结束並进入牛宫。这两个年份如此接近,不是很令人诧異吗?只要把它们与西方点星术中进入宝瓶宫的时代——在2000年左右——稍微比较一下就行了。
    玛雅人相信大地是平坦的四方形,代表一条鳄鱼的脊背。造物主名为于纳布·居。天空是一条双头蛇,或者一只蛇鸟(伊特扎姆-耶赫),也就是我们的银河。它有四个角,每个角根据传说不同而放在一个神身上或者一棵树上。英勇的孪生兄弟干纳赫布和克萨巴朗克,前者与生命和天空联系在一起,后者与冥世和死亡联系在一起。他们在用计战胜死神的同时牺牲在西巴爾巴(地狱),並以太阳和金星的形态复活。这个神话使人们可以指望死而复生,同时也证明了人类牺牲的价值。
    玛雅的祭司们运用一套精心制定的计算体系和一种非常精密的历法,它们的依据是一个神圣的周期:一个260天的年份(13个月,每月20天)称为“左尔金”,接着是一个正常的365天的年份(18个月,每月20天,多出的5天是“于阿耶布”,是倒霉和危险的日子),称为“哈亚布”。“左尔金”使他们可以预言未来,事先确定办大事的日期:每个日子都与一些定期出现的预兆密切相关。这两种年份期限的会合,就产生一个52年的周期,如果诸神对人类不满意的话,世界就末日在这个周期结果时就可能突然来到。祭司们的天文学知识非常精密,他们记录太阳、行星和恒星的运动。建筑师们根据分点的太阳或者恒星来画定神庙,广场或者陵墓的界线,这些都证明了他们的灵巧和学问。对玛雅人来说祭献的作用是在善与恶的永久斗争中,帮助行星神不屈服于邪恶的势力。他们特别崇拜的金星也被视为“克扎尔科亚特”神,他们根据它来预言未来。他们预见日食的产生,天空的动荡被认为是诸神生活中真实的事情。宗教,占星术和历法形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社会就在这个基础上稳步地发展。
    尽管他们的文明衰落了,西班牙人的征服也带来了毁灭性的后果,但是直到如今,仍然有一些祭司继续利用神圣的历法来进行他们的巫术,宗教和占星术活动。
    小知识:阿兹特克历法
    阿兹特克人建立了一种非常复杂的历法,包括天文的和玄学的观察、季节和天体的运动。

    阿拉伯和犹太占星术学者的进展

    在中东,基督教时代的初年,占星家的状况有了彻底的改变 。对于最初的基督徒来说,占星术是一种异端,占星家们则是江湖骗子,他们实际上已经失去了一切影响。321年,君士坦丁皇帝扳依新的宗教,禁止实施占星术,违者处以死刑。在几个世纪里,占星术连同天文学的知识一起消失了,这使得基督教国家在科学方面大为落后,以至连教父们都试图把天文学与占星术区别开来了。
    在同一时期,继西班牙被伊斯兰教徒们征服以后,定居在西欧的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也并未浪费时间,犹太人把过去的知识保存在他们的圣书里:珍贵的《犹太教法典》,《左阿尔》和《创世书》。后两本是用于占星术的解释和计算的宝库,犹太密教卡巴拉描绘了通过“生命树创造的宇宙中宗教品级的运转,《被行星占据的上帝的发散物》则全部与占星术联系在一起,犹太人确定了天文学与占星术之间的区别,不过对两者都是承认的。
    阿拉伯人,尤其是巴格达的创建者哈里发曼苏尔,然后是他的儿子哈伦·拉西德,把科学引进了他们的帝国,他们对数学,天文学很感兴趣,把一些犹太的博学者请进了他们的王宫。777年,学者亚科布·本·塔里基建立了一所教授占星术和天文学的学校,这所学校后来变成了一个高层次的知识中心,在阿拉伯人看来,占星术是天文学的实际应用,两者是不可分割的。杰出的科学家和占星家阿布·马夏尔,夏布塔伊·多纳罗和亚泊拉罕·伊本·埃兹拉赫的成果,在整个中世纪的欧洲都被人们承认并加以研究。托勒密的成果被采用,发展和翻译。人们还常常在里面加进一些出自犹太教徒的决定论的解释。
    阿拉伯的影响:在9至15世纪之间,阿拉伯的占星家-天文学家影响了欧洲的文化生活

                                                    占星学的历史(中)

    占星家们的进展势不可挡

    在西方,唯一幸存下来的占星术的活动与农业和农民的任务有关。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十字军东征,人们感觉到阿拉伯人的影响为止。犹太人通过宗教和天文学的教学来传播占星术。1245年,人们在戈蒂艾·德·梅斯的诗篇《南方印象》里又发现了它,这是占星家重新得宠,在王宫里恢复顾问职务的开始。路易11也有他专职的占星家。
    随着文艺复兴的来临,占星术得到了发展,在意大利,政府都按照占星家们的建议来管理他们的事务。皇帝和教皇们只有在向占星家们咨询之后才进行召见。学者和大学教员也常常介入到占星术中去,现代天文学的奠基人,提出行星轨道定律的若阿纳·开普勒本人,也要*占星预卜来谋生。这样做并不有失身份。何况据说他在预言未来的事件方面极为灵验。
    在法国,卡特林·德·梅狄契命人建造了一个占星台,让诺斯特拉达米斯(1503-1566)在里面工作,诺斯特拉达米斯出身于富商家庭,他本来可以富裕而平静的度过一生,但是他悄悄地观察着非常古怪的外曾祖父。他外曾祖父是个具有反叛精神的医生和自由思想家,由于非法制造药品而被医师公会开除。他把自己在数学,犹太密教卡巴拉和占星术方面的知识传给了米歇尔·诺斯特拉达米斯。诺斯特拉达米斯在成为医生,炼金术士,占星家和预言者之后,依据占星术来开处方,预报气象,制造了一些药用果酱,配置了一些以植物为主要成分的药片来治疗鼠疫,并且在普罗旺斯地区的一场瘟疫中进行了成功的试验,他还协作了著名的预言四行诗(《占星术的百人团》1555年)。许多预言在他生前就得到了验证,特别是在政治方面。亨利二世的去世和亨利四世的独裁统治。最后他预言了自己的死亡,正如他宣布的那样,1566年他死于痛风。
    占星家:目光投向恒星,占星家探测无边的空间和时间,以便确定人类在其中的位置
    1543年,尼古拉·哥白尼肯定了太阳中心说体系的事实,受到了占星家们的欢迎,由于担心神学家们的反对,他直到去世前几天才发表他的著作,他认为地球不在占据宇宙的中心,这一理论来源于17世纪的科学革命。加利略(1564-1642)和若阿纳·开普勒(1571-1630)提供了哥白尼的体系中所缺乏的证据。加利略有一句名言:“然而它在转动!”从这个时期开始,科学思想的飞速发展使天文学与占星术之间产生了分离,最终法国在科尔贝当政的1665年正式了禁止了占星术的教学。它的重要性从此丧失,让位于启蒙运动的精神,这种精神促进了对现实的科学思考,逐渐使宗教观念黯然失色。占星术被再次排斥到民间活动的范畴去了。
    不过蔷薇十字会和共济会会员们建立了各种神秘协会,他们曾在英美非常兴盛。在将近1690年的宾夕法尼亚,约翰·凯尔皮尤斯率领一群占星家出版了一本年历。18世纪初,美国的占星家们仍然在平静地进行研究,某些大学,特别是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谨慎地承认了共济会支部里研究的占星术。一些伟人如本杰明·富兰克林,汤姆斯·杰斐逊和乔治·华盛顿(他在1733年以R·桑德尔德笔名发表了一本占星术的年历)都承认他们爱好这些观念,并在整个世纪里都根据它们来建设新世界。19世纪初,一些占星术的著作,历书和词典还被定期出版。

    各个阶层里都出现的一种活动

    占星术在19世纪恢复了活力,因为面对用的过分的实证主义和理性主义,人们对神秘学又产生了好感。心理学激起了一种迷恋:人们扶乩招魂,与死者说话,转向东方去寻求智慧之路。艺术家们对此也很感兴趣(雨果就醉心于招魂术),一些神秘团体也公开地重新建立起来。神智学者们恢复了占星术的名誉,英国人阿兰·雷奥再次引起了人们对它的关注。
    19世纪:在浪漫主义的推动下,占星术成了大量研究的对象,其中包括哲学,宗教和心理学。
    20世纪初,“金色黎明”,蔷薇十字会会员(马克斯·亨德尔)和人智学者(鲁道夫·斯坦纳创立的运动)经常实施占星术,重新赋予它高贵的身份,并且把它与东方的各种哲学和宗教,包括犹太密教卡巴拉联系起来。过去的知识得到了复兴,也引起了新的研究思潮,现代精密的学科都排斥它,而新兴的心理学,尤其是卡尔·居斯塔夫·荣格的著作对它颇为关注。1928年,美国的《星期日快报》刊登了第一张天宫图。
    20世纪30年代,原籍法国的美国哲学家、作曲家、占星家戴恩·鲁迪亚尔研究了时间周期的概念,发现了月球及月相对人的机能的影响,他关于占星术的著作使人们不再仅仅关心自己碰到的事件,而是对整个占星术都发生了兴趣,他使占星术成为一种掌握方向的工具,促进了个性的发展。这个学派构成了人道主义的占星术,使占星术和现代性得以协调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些研究者也在走着各自的道路。在法国,有人试图用统计学这门具有现代性的严肃学科来加以证明。二战后,毕业于巴黎综合工科学校的保尔·舒瓦斯纳尔,然后是米歇尔·戈克兰(其实他是想证明它的谬误),根据所属星座的人的活动分析了天象中某些行星的方位频率,例如运动员出生时多有火星,政客或学者出生时多有土星。他们得出的看来无可辩驳的结论,却未能说服怀疑主义者,反而引起了更多的论战。占星家们感到他们的知识需要更新 ,以摆脱笼罩着占星的迷信气氛。为了使它显得更加可信,他们在精神分析学,性格学,医学等不同的方向上进行探测,提出了一些合理的,但是并不充分的解释,探索了一些往往是出人意料的,甚至是使人感到危险的道路。阿来斯特·克罗雷的情况就是如此,他被视为一个邪恶的巫师。一些占星家也提出了关于未知的行星――冥后,火神(最近的冥王星已经在1930年被发现,为什么不能假定存在着其他的行星呢?)――的假设,并且公布了她们的方位(这一点由于缺乏具体数据尔不够合理),他们被手里拥有这种工具所诱惑,都想尽力把它弄明白,而且应该说是都想尽力找到它的完美的使用方法吧。
    恐慌:在20世纪,被两次世界大战蹂躏的世界正在寻找它的同一性和精神性:占星术便扮演成为一种可以能的答案角色。

    在恐慌中寻求方向的社会

    这些围绕着占星术的研究和争论,最终唤醒了公众的兴趣。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创伤,使世界无法摆脱核威胁打击的阴影。人类第一次有了大批的自我毁灭的手段。纳粹主义首先证明了人的行为的残忍可以使地球的任何动物望尘莫及。年复一年的屠杀,种族灭绝,人为的饥荒,没完没了的战争,毁灭性的集权政体,在地球的每个角落层出不穷:人类到处都面对着自己的失败。进化的社会本身扩大了社会上的种种的差距。科学技术的发展打乱了一切已知的惯用的数据。对于这些焦虑,所有的宗教,科学或者政治,社会的意识形态都无法提供答案或者解决的办法,尤其是因为它们往往对这些悲剧负有重大的责任。
    公众迫使占星术掌握一种知识,哪怕是以秘诀和预言的方式来做到这一点。阅读地方日报刊登的预言,虽然随后就会忘记,但读起来也是很有趣味的。这种与非理性接触的短暂时刻,是人们相信出现奇迹的的机会:如果预言不错,就是对幸福的一种许诺,如果预言不吉利,就暂时放一放,小心地等到明天。这是片刻之中关心自己,孕育希望的一种方式。
    其他人会去咨询占星家,因而得知自己的命运是可以被分析、解释、预见和掌握的。只要占星家朝这个方向引导他们,不是宣扬一种无法避免的宿命,那么这就是一种重新控制生活的方式。他们会从中发现涉及到他们的各种关系、职业计划以及他们本身的种种解释和建议。

    不断发展的媒介化

    20世纪60至70年代,在嬉皮士运动和幻觉文化的背景下,占星术变成了时尚。社会正在发生变化。电视台和电台越来越多,各种杂志琳琅满目。为了满足读者的期望,占星术进入了大众传播媒介,特别是女性的或时髦的周刊。如《法国的日子》,《巴黎快报》或者德国的《斯特恩和弗雷泽》。它的吸引力在于直接面对个人,通过它的星座来提到涉及它的主题。爱情-工作-健康三部曲。信息可能千变万化。每个人在找不到头绪的时候,都有一种被人追问的感觉……就连对此抱怀疑态度的人也不例外。
    那些预感到能在占星时了解到更多的情况的人,只要看一看报纸上的小广告,就能找到许多占星家,通灵者和用纸牌算命的人。他们之间的区别虽然很大,但并非总是那样清楚的。1971年有一件新鲜事轰动了整个西方,法国占星家热尔梅那·索来伊首次在电台进行了关于占星术的广播,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以至于每天有25,000个电话呼叫她!她的名字也进入了口语之中,报刊延续了这种诱惑,只要看看1月份各个出版社陈列的报刊,大概没有一种女性的或青年的报纸上不登载着对新的一年里的逐个星座的预测……这还不包括大量专门的出版物。
    法国也是占星术信息化的先驱者。1967年,在一家超级市场的连锁分店的倡议下,第一个进行占星术计算和解释的软件诞生了。香榭丽舍大街上竖起了占星术促销广告,以低廉的价格出售个人的研究成果(和他们的预测),立即就取得了成功。广告的作者是安德列巴尔波尔,他发表了许多著作,特别是以极低的价格出售的《占星术简易指南》,提供了从事占星术的全面的入门知识,并附有必要的数据。他也许是这个国家里大量从事占星家职业的人的负责人。
    在美国,从20世纪到70年代开始,学多占星家定居下来,创办学校和从事研究活动,在多样和深入研究的良好氛围里交流他们的知识和假设。占星术的地位提高了,受到了大众的喜爱和尊重。占星家及其结论的严谨使它显得确实可*。在英国和德国也同样如此,极其严肃的占星家们在不同的道路上进行研究,使它的发展具有了一种深度,而法国却由于笛卡尔思想的限制而没有达到这种深度,最终承认落后了20年,它在这段时间里只对占星术做了一些游戏般的肤浅的工作。
    世界的未来:大量传统的占星家所从事的是试图预见事件的占星术。

                                       占星学的历史(下)

    占星术是一种负担沉重的技能

    20世纪80至90年代,信息的利用得到普及,这使占星家们得以摆脱枯燥乏味的计算,把精力用于解释和研究,一些软件以不同的价格出售,几乎到处都建立了计算的服务机构,可以在对话式电视传真机或互联网上进行咨询。甚至可以用这些手段进行自动查询。电话网络工作站也兴盛起来,它们模糊了占星术与预知力的界限,但是也方便了很少或者没有受过训练的开业这安装这类设施。不过这些工作站的负责人,通常喜欢使用别的手段,例如塔罗牌,或者直觉,那样做起来要迅速和方便的多,最无耻的江湖骗子以某些黄道12宫的行话做为掩饰,利用顾客的轻信进行敲诈。
    占星术性质的变动范围越来越宽,从日常天宫图上无关紧要的短句(从技术上说往往是错误的),到提供建议的占星术,直至高层的科学论断,包括法国的社会科学家雅克·梅特尔,艾德加·莫伦,让·布鲁诺,或者美国的历史学家来斯特·内斯等人论断。这些名人进行了资料翔实和博学的研究。帕特里斯·基纳尔在巴黎大学发表的论著中,就统计了1905至1998年在世界各地大学里发表的,不少于111篇直接涉及或接近占星术的论文。他作为普通的占星家,力求用自己的技能来老老实实地,往往在困难条件下为他人服务,为了他的这一爱好而牺牲一切。占星术需要大量的投入,没有个人的投资是无法从事的。
    计算软件:今天的占星术计算软件转瞬之间就能显示天象,而古人为此要进行没完没了的计算。

    一种脱离社会的活动……

    在官方的话语里,它被视为一种脱离社会的,只是有一些好幻想的人从事的活动,不过忠于一种长期传统的掌权者们却求助它。在以著名的方式求助过占星术的人当中,有乔治·蓬皮杜,弗朗索瓦·密特朗和为丈夫求助的南西·里根。在俄罗斯,更为广泛的特异功能学研究还得到了政府的支持。
    社会学家们关心这个问题,并且证明中级和高级管理人员(据1981年索夫莱斯民意测验,这些人中的47%相信占星术,而总人数中却只有36%的人相信。)最相信占星术。统计结果表明人们远非轻信,也不是他们的信仰由于无知或者文化和社会的贫困而受到操纵。离我们更近的是在1994年,在伊普索斯为《世界报》所做的一次民意测验里人们发现:用占星术的征兆来解释性格,相信和不相信的人的比例为60:37。虽然有某些阻力,但是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却都以不偏不倚的、而且往往是善意的眼光注视着占星术,尽管他们难以公开地捍卫这种立场。其中许多人都善于使他们的态度重新具有敏感性,情感性和创造性。正如于贝尔·里弗在天体物理学方面所做的那样。
    在东方,占星术从来没有从日常的和官方的文化生活中消失。人们依然记录孩子出生时的天象,按照他们在占星术中显示的天赋来引导他们,为他们寻找一个同等的配偶。一切私人的和公共的事务,都要在查询天象之后做出安排。象过去一样,医生们也运用占星术。在印度,无论在宗教方面还是在商界,占星活动都始终是文化中极有魅力的一部分。
    在西方,基督教国家往往把占星术视为一种被《圣经》所禁止的精神迷乱。理性主义和唯科学主义的教条指控它把理性和精神的健康置于危险的境地,里查德·道金这类作家就是如此,尤其是1995年12月31日的《独立报》上发表的短篇小说《真正的星座传奇》里,他对占星术进行了抨击和漫骂。然后占星术却在宗教衰退后乘虚而入,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社会学家证明她的飞跃发展与祭祀活动成反比的。相反,在它的信徒或同情者们的头脑里,占星术却构成了一扇敞开的大门,通向人类的一体化、在各个层次上的和谐,以及对敏感性与直觉、理性与实践精神之间的平衡的追求。它处于一种新的精神观念之中,即人直接保持着他与神的意义的联系,无论这个神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
    小知识:方位和星辰
    在印度,占星家是日常生活(无论是什么种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人们莱向他请教关于公共生活和私生活里的各种事务的意见。

    还是一种倾向于普遍性的内心体验?

    与西方的一切宗教形式决裂之后,占星术开辟了一种通过个人的内心体验的新的、神秘的敏感性。占星术的分析使得一种多元的观念成为可能。即每个人都由四体构成(肉体、感情、精神和心灵),而四体同样表现在天象之中。占星术能够帮助每个人,使他的人格趋于完整,而社会却只能提供部分的、零散的和不人道的解决办法。
    今天人们看到了占星术的普及。在每个国家里,都有一些协会在出版杂志,提供基本的资料(诞生时的天象图)、推荐占星家们的年历、分发教材、组织讲座和在互联网上进行一些相关的管理。这些途径虽然各有特色,但是彼此的语言却是共同的。像亚历山大·鲁贝蒂、斯蒂芬·阿罗约、里兹·格雷纳和霍华德·萨斯波尔塔斯,或者德语学者彼得·尼赫恩克,都是以敏感性著称的。有些人发展了一种更加神秘、更加理性主义或者更加人道主义的观点,但是除了几个例外,所有这些途径之间都是相互联系的。由于这种能够推动科学研究的相互联系,研究者们为自己的工作所提供的基本原理为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加以利用。
    19世纪招魂术的现代形式——鬼魂传话,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也在平行地发展。这是一种直接启示的话语,通道藉比转达一些来自别处(根据解释——就是指来自尚未投胎的鬼魂,或者来自通灵者的无意识的部分)的教导,据说这样可以帮助人类完善现有的文明,并且为意识的新领域开辟道路。
    新时代:在20世纪末被重新审视的时候,显示在两个伊姆瓦斯的朝圣者眼前的耶稣复活的场面,被电脑这种现代性的无处不在象征美化了。

    音乐般的数学语言

    在这种令人振奋的环境里,出现了许多认识自身、交替治疗的方法,以及或多或少是严肃而可*的预测活动。有些人对占星术不大了解,就把它等同于这些活动,其实它与这些活动大不相同,它是以一种极为严密的技术体系为基础的。它类似于一个象征性的复杂结构,一种数学的或音乐的语言。它拥有几组确定的成分:黄道十二宫(表示性质的和说明的成分),太阳系的行星(心理角色或功能,意愿、感情、感觉、思想等)和天象中的宫(执行这些角色的实际扇区)。这三类成分按照一些确定的和规范化的规律(位置、方位和支配)相互作用,占星家就是根据它们来进行解释的。占星家的能力和个性不同,作出的解释也会不同,但总的意思是不变的。这种意思符合天象,来自严格的重新整理的天文数据:那就是天体真实的方位图和空间的几何坐标图,占星术内部的运转是围绕着一些确定的原则,按照一种合乎运转的推理进行的。

    类似性,另一种思想方式,一种发展了的推理

    占星术最初的假设属于类似性的范畴。尽管有各种各样的思辨,人们还是不清楚它是怎样运转和为什么要这样运转的。是否在于行星对我们的直接影响?那么这种影响属于什么范围?既不是万有引力的,也不是有电磁的,因为如果属于这两者的话,这种影响所起的作用将有所不同,而且是可以测量的。确实,一种物理作用怎么能以它所描述的微妙方式来影响人的心理呢?实际上占星术是通过人的精神现象这个传播来发展。
      类似的推理等于是说:这里(地上)发生的事情就像上面(天上)一样。在观察天空时,可以从中推导出地上发生的事情。这是一种镜子效应,天空映照着大地,或者不如说是大地映照着天空。或者两者兼有之。在将心理学与炼金术进行比较时,卡尔·居斯塔夫·荣格发挥了这种他称之为“共时性”的观点。一切事物以平行的和共时的方式在不同的平面上同时发生,彼此之间却不存在因果关系。宇宙中充满了种种共时性,无论唯科学主义者们对此有什么看法。这种平行性是如此微妙,以至于能够根据一个方面(一个人的星辰位形)来说明另一个方面(他的实际经验)。这种研究可以达到很高的水平,使对于这些倾向的分析几乎准确无误。天象描绘环境以及生命之流的方向:它两边的陡峭的河岸或者和缓的海滩、使它变得危险的崖石和急流、使它易于航行的锚地、天气、风向和暴风雨、岸上的朋友们或者埋伏的射手。船夫利用这一切,他的船要做的事情也从属于这一切。休息一下,随波逐流或者逆流而上,与各种因素抗争或者利用它们,这都于他的范围。他最好了解这条河流,那样他的选择就会更加明显。然而占星术无法预言他要做的事情,这是它的局限性。它的作用在于列出一个人最初和逐渐拥有的地方和材料,至于是否利用和采用什么方式来利用它们,则要由这个人来决定。所以占星术在预测得过分精确的时候就要失败。反过来,它在履行的功能的同时,鼓舞了它得以存在的责任和自由。
    类似性的原则和占星术的运转,正如地球上的其他许多现象一样,令人想到世界并非只是符合逻辑的和物质的。人们当然知道它也是不合逻辑的、不可思议的,激情的和完美的,各种选进的学科为我们指出了这方面的一些踪迹。量子力学今天为计算机技术在今后数十年里的研究提供了一些途径,在它描绘的一个宇宙里,类似性或者某种差不多的东西,可能成为一条物质的定律。对它来说,一个粒子可以在这里或那里,或者这里和那里。如果它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它在“那里”会经受同样的后果,尽管同样的事情并未在“那里”发生。整个过程就像是粒子在“那里”保持着“这里”的联系,反之亦然,而且是以转瞬即逝的方式。由此需要提出“这里”是天空,“那里”是大地,或者相反,这就有了提出一种未来的科学也许能破译的看法的可能性。这种类似性原则适用于占星术之外的其他学科,也是所有已知的占卜或预言方法的基础。
    在另一种方法里,英国生物学家鲁伯特·谢尔德雷克所称的一种“形态场”或“形态遗传学”,是指一个未知的自然场,它将与一切有生命或无生命的物体联系起来,并且确定它们的形态、结构和活动方式。任何显得与这个场有一种类似性的物体者将被它所涉及,被它按照它的形象来加以塑造。这就能够解释以下问题:为什么学者们在地球上不同的地方,各自以独立的方式同时作出相同的发现?为什么一些新行为同时出现在不同的环境里?为什么宇宙会有俄罗斯玩偶式的重复结构(原子、星系、星云)?……当然,这种理论对占星术的体系可以作出完美的解释。
    宝瓶宫的时代:
    离开双鱼宫的神秘时代,我们进入了更重技术和更重心灵的宝瓶宫时代:人类会有什么样的未来?

    新千年

    在新千年的开头,占星术的状况还是不错的。它经历了数百年来的文明危机、帝国的没落与新宗教的诞生、迫害与火刑、科学的挑战、技术革命、它自行衰退的各个阶段——例如档案的破坏和焚毁、可笑和迷误、乃至它自身的随落。习俗使它变得神圣,公众需要它的存在。一方面,诽谤它的人想要抨击它,但又找不到能使拥护它的人气馁的证据;另一方面,研究者们在各个方向上探索,发现了一些出乎意料的新途径和新方法,它们括大了占星术的范围,并把它与其他学科联系起来。天王星是完美人类的星,是创造性、自由和信仰之星,但也是技术进步和无限制的交流之星,在它的支配下,占星术就像一张进行普遍解释的表格:农业、政治、教育、孩子、感情生活与职业生涯、对无意识的认识、健康、家谱、企业、游戏、气象、修行、动物、世界的演变、极少有什么领域能够摆脱它敏锐的分析。
    在双鱼宫时代之后随之而来的是要延续大约2000年的宝瓶时代。据计算,这一过渡可能在1762年或2813年。在这两个处于两端的年份之间,1962年或1997年似乎是很有可能的。从历史上来说,双鱼宫时代是显示该宫特性的基督教时代,它与自我牺牲是一致的,也符合对心灵渴望与生存需求之间的一种平衡的追求。宝瓶宫时代之所以闻名,是因为它开始了一个知识和进步的时期,一个不但在地球,而且在整个宇宙的各民族之间的博爱时期,一个使个体得到充分发展,生物圈的生态平衡得到尊重的时期。在摆脱了巫术和迷信的阴影,被承认为一门人文科学和一种认识自我、对各种环境进行长期观察的工具之后,占星术准备伴随人类进行这场通向智慧和成熟的伟大探险,作为人类的指路明灯,使其避开与这种转变连在一起的暗礁。也许有朝一日,它还会参与弄清宇宙中的共时性的巨大奥秘。

     

  • 上一篇文章: 中國古代星座簡介

  • 下一篇文章: 占星术概说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电话:0539-8882161 QQ:662820 地址:临沂市